怎敢忘了西游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我要这地,再掩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猴。他说,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我很高兴他意识到了他今后将从事的工作。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他说,我有一座小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妖精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我们去西游吧,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孙悟空这个名字,我是再熟悉不过的。因为这三个字对于童年的我,有着高于外婆的意义。彼时我每日枕着《西游记》入睡,耳边坐着一只戴金箍的猴子,于是每个夜晚都梦到它高举金箍棒大叫:“呔!妖怪,吃俺老孙一棒!”

他是个英雄。

他原本有着属于自己的快活,他是占山为王的齐天大圣,他搅乱了天庭,却能够自在地作为一只妖,管辖着花果山的一众猴子与其他种种虫鱼鸟木。

可惜的是,一只猴子再怎么聪明也聪明不过一帮子算计了千百年的神仙。神仙们把猴子请上天做官,猴子嫌弃官职太小;神仙们让猴子看管蟠桃园,猴子吃了所有的的仙桃。

好吧。其实玉帝让猴子做弼马温倒是有理由的。猴子和马一起养,能让马吃得更香。弼马温,避马瘟嘛。但是让猴子去看桃园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猴子吃桃子,这是显而易见的常识嘛。也不知道那玉帝老儿这步棋到底是废子还是诱敌深入的陷阱。

话不多说。总之到最后猴子和神仙们翻了脸倒是事实。

神仙们怒了,猴子也怒了。猴子大闹天宫。

神仙们慌了,再三思考下居然请来了道家的死对头帮忙,最终把猴子压在五指山下。然后放火烧了花果山。原本充斥着生机的青山变成了火山。三昧真火永不熄灭。

再后来,有人安排了唐僧到五行山前,为猴子戴上金箍。

那以后,曾经的孙悟空就变成了后来的孙悟空,真的是孙悟空了。

我们去西游吧。

 

卷帘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世间的珍宝。它能让戴上它的人忘记一切痛苦与烦恼,忘记过去的情与恨,心中只有平静和虚空。

他正需要这样的东西。

于是他跪了下来,说:“请带我一起上路吧。”

流沙河的波涛息了,它开始渐渐凝滞,变成一片巨大的沙漠。以后路过这里的人,不会相信沙子也曾经流动过。

 

卷帘带上了金箍,是因为他需要忘记他的过错,需要忘记他掷起了王母挚爱的琉璃盏挡下了猴子的一棒而因此受了惩罚必须下到凡间捡回所有琉璃盏的碎片。

忘了吧。

天蓬戴上了金箍,是因为他需要忘记他的情深,需要忘记他舞着嵌着明星的双翼拥抱着广寒宫里的嫦娥对她说不用怕就算玉帝降罪他也要同她一起。

忘了吧。

猴子戴上了金箍,是因为道需要他忘记,佛需要他忘记;是因为他不肯忘记,有人不肯被他忘记。

你错了。我不是忘记一切,我是一无所有。

 

天地何用?不能席被;风月何用?不能饮食。

纤尘何用?万物其中;变化何用?道法自成。

面壁何用?不见滔滔;棒喝何用?一头大包。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忘了吧。忘了吧。忘了吧。

 

唐僧十四年的西游路上,陪他的是三个怪物。与他为敌的是一路神仙。和这三个怪物在一起,却要比和神仙在一起安全得多。虽然他们凶恶丑陋,动不动就抄家伙,但是他们有原则,不会为了长生不老就吃人。

 

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和这三个怪物永远一直这样走下去,我希望这条路永远不要有终点。

 

西游,本就是佛与道的对峙、神与妖的战场、不拘束缚与封建礼教的交锋、挽留与遗忘的分庭抗礼。怎敢忘了西游?西游路上,数不尽的是《三国》中讲不出的坚忍,《水浒》里道不来的思索,《红楼》上参不透的悲欢。

西游记里的猴子,是一切悲剧的最突出的体现者。在戴上金箍的刹那,他泯灭了猴性与妖性,从此只是一个保护秃子的打手。他本应该记得他是一只猴子。

 

“所以我才想知道究竟有什么是不可以知道的。”猴子说。

我望着猴子:“你决心要去西天了么?”

“是的,但我的目的和你不一样。以前我在逃避,我认为我没有力量改变什么。但现在,我要去站到曾打败我的人面前,和他对视,告诉他我又回来了。我会更加强大。”

“你已经想起过去了?金箍不能锁住你了?”

“什么?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猴子茫然四顾。

…………

不过没关系,悟空,我已经知道了你真实的愿望。

我会把你带到西天去,让你站在你曾经的敌人面前,我要亲手摘下你的筋骨,让你们公平地决战。

而在那之前,我会保护你,直到终点。

 

或许所谓的西游,本来就仅仅是佛想让他们消失罢,而路上的妖,也只是为了让他们消失。这西行的五人,不过是有了些不想忘记的东西罢了。

 

我们来到了火焰山。

放眼望去,前方整条山脉在燃烧的情境,很难向你描述。

这火是三昧真火,这里是唯一一个神与魔都难以踏足的地方。

但却有一面旗高高飘扬在火焰之中,即使在天空也能看见。

“齐天大圣”是旗上的字样。

猴子远远望见,看了很久。

“你认识那几个字吗?”猪问。

猴子摇摇头。

“那你看那么久?”

“我只是觉得这场景在哪见过。”

 

——记得我的名字!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齐天大圣?他是谁?”

“杀了他,就可以赎一切罪?”

“那么,也就可以拿下我头上的金箍?”

 

“如果你杀了他,你也就再也不需要拿下金箍了。”猪说。

 

“什么意思?”

 

“别逗他了。”我说,“此路不通,不如绕路吧。”

 

“那我就去会会这个齐天大圣。”猴子却向火焰中走去。

 

——记得我的名字!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我知道这道路必然通向这里,所有神与佛都知道。命运早已经安排好,只有被放在角斗场上的战士不知道。他们还以为,可以用战斗来拯救自己。

猴子走向火焰山,走向被安排好的结局。

 

灵山的血与骨,沉默的众佛,一个五百年的阴谋。

金箍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怎敢忘了西游!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