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二刷全职
因为刷过一遍所以一边撸原文一边看同人…
(对了原作前期bug不少。不信可以看看第一次全明星的那几章…。)
同人很难看得下去。
动辄就是“欢乐向”“ooc注意”之类的…
原作里让人特别触动的一对儿到了同人里秒变sb平面人。看得尴尬。
so那些原作看不完却抱着同人啃的粉……
都是大佬…都是大佬…

and看了动画前两集。觉得每个人都挺好看…。作为一个小月月的粉,表示希望剧组继续给他加戏。小蓝攻脸攻音挺可爱。
被我翔撩死。
啊黄毛,啊中分,啊小骚手套,啊这灰绿色的眼珠子……。
真的好好看!!!我爱他…
现在在期待龙回头了已经。()

妈的哈哈哈哈哈哈重刷全职
冯主席居然他妈的说我王的大小眼很恐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老韩的评价都只是“犯罪气质”哈哈哈

Against the Moon真的写得太好了…不管是翻译还是原文…细腻又深刻,而且细节就很罗琳!!
呜让我一个莱米厨看每一个字都想哭…
为啥要窗!!!!!!
最后一章是前年的事了呜……

搞得我好想写亲世代…
想看腻腻乎乎的wolfstar……。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暴力转载。希望原po不要反感…。我本人超级需要这种东西。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阅读笔记】A Midwinter Dream

马…

Summer夏天:

考试前夕被一篇犬狼文甜晕了(☆_☆)


原文链接:A Midwinter Dream


作者:ineffabilitea


另求帮忙翻墙下载这篇的有声书……

【拉郎】酒友

预警:
cp是wuli太白&wuli酒吞。不是谈恋爱。OOC,背景and时间线捏造,大量李杜以及酒茨暗示。挟带一点点博晴博(无差)私货。
只帖个人tag以防叨扰。
对了。李白白是历史白。

0
只要一起喝上一杯,就能知道对方是什么气量。

1
京都城里来了个嗜酒的唐人。身材不高气势却盛,剑眉凤眼高鼻薄唇,一袭白衣,不论走到何处都十分惹眼。满身是书卷气,是酒气,是侠气,是仙气。
绣口一张,便是大唐风气*。
这是源博雅对安倍晴明讲的。那人是天皇花了大力气才请来的贵宾,千两万两的黄金倒出去,便换此人来京都游冶几日——这竟然是个大赚的买卖。
白发红妆的阴阳师笑着摆摆头,将刚绘成的符纸拢进袖子里:“博雅难道不曾听闻太白先生的大名?”
“自然也是听说过的。但怎么可能如传言的那般夸张?说什么诗仙酒仙,这样的名号也愿意向自己头上戴,也是个脸皮不薄的。”
晴明闻言只是笑。

2
酒吞童子很生气。
前两日茨木不知道突然发什么神经,突然撂下一封信,说寄托在冥府的鬼手长了灰指甲,要离开几天前去修理。
他于是只能自己趁着夜色正起来这京都城里买酒。
……酒呢?
“酒呢!”即使化作了人形,酒吞童子也感觉狂气一层一层往上叠。
“这位大人,”酒坊的店主人战战兢兢的,“您知道的……那位李先生好酒如命啊,我家今日的酒,方才叫他全买完了……”
“买完了?”酒吞挑挑眉,两个一人高的酒缸,陈年精酿的烈酒,能让一个普通的人类一日内尽数喝了去?
——难道是附近山上出现了新的妖怪?
怎么可能呢。
“别(他娘的)蒙老子。你只赶快拿酒来。”
“小的是生意人,怎么会有生意而不做,反而用这种事蒙骗大人啊。还请大人不要为难小的,若大人明日前来,小的必定为大人备好佳酿……”店主人很是惶恐。
啧。
谁明天还要来啊。京都的街道上尽是人气,臭味熏得他难以睁眼,怎么会愿意日日进城呢。
“——这位先生,若不介意,何妨上来与李某共饮一壶?”身后楼上有人喊。语调里尽是笑意。
倒与那整日腻在自己身边的白发大妖有一分相似。
酒吞回身去看,白衣剑客坐在街对面食肆的窗棂上,两脚吊在半空,手中提两个粗陶酒罐,正朝他叫着。
店主人也循声望去,忽然低低惊呼:“呀,李先生怎的坐在窗上,要是不留意摔了下来要如何是好……”
李先生?
那个“嗜酒如命的”李先生?
呵。本大爷倒想会会你。

3
李太白坐的是个单独的小隔间,雕花屏风立在门后。酒吞踹了门进去,只看见屏风后头一团模糊的影子。
那团影子听得响声便从窗上翻身下来,与酒吞打了个照面,略略倾身行了个礼:“早闻丹波鬼王的大名,今日见来,果真器宇不凡。”
酒吞心下一凛,瞬时化为鬼形,侧步扭腰间提起背负于身后的鬼葫芦,便喷吐出几团鬼气朝那人袭去。李太白腰间的长剑也刹那间出鞘,只将剑刃往周身一环,冷然剑气破空而起,堪堪破了酒吞的攻击。
太白收了剑,仍是笑,“李某剑术不精,但勉强保身却也够了。倒是多谢鬼王大人手下留了情。”
“你怎么认得出本大爷的。”酒吞仍保持警惕。
“某半生游山历水,也与些许精怪交友协行过。数日前李某前往京都,山林中偶遇一白发大妖,面目姣好,威风凛凛,却是生着一只黑紫色鬼手。那大妖见在下好酒,便放在下上路,还拉着在下畅谈他的挚友……我今日一见,便认出是你。”
茨木童子。
这个话唠倒是在外人面前也不见收敛。是应该好好管教。
鬼王于是松了戒备,又将鬼葫芦背回身后,夺了桌上酒坛,拍开泥封便往口中倒。
啧。
“——虽说是烈酒,但总含着酸味。”李太白的声音适时地悠悠响起,“大抵是酿酒的稻米未来得及成熟便被匆匆封坛。这便是众人夸赞的京都最好的美酒,某倒是听信传闻,万分期待了,未料也是令人乏味。”
酒吞斜睨着看他,只见白衣的人又坐回窗前,正扭头看窗外繁华街景。
又是一声叹:“这城也是太过小气。哪像是都城,倒像是乡野。”
乡野?
此刻正是华灯初上,残阳如血,泼洒于鳞次栉比的屋檐,街巷里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喧闹而聒噪,刺得他脑仁疼。
“你是唐人?”他开口问。
“自然是*。”太白悠悠地。
“大唐的都城,比京都如何?”酒吞放了酒盏。
“哈哈,”太白侧回身盯住鬼王的眼,半点也不惧,笑道,“长安的酒,十千青钱沽一斗;长安的街,点灯映夜似明河;长安的月,举杯相邀影成三*。我料想这京都,是极力仿造了长安的景,但到底还是小国寡民之地,尚不能成大气。”
酒吞童子放声大笑,笑罢站起身:“那你便带本大爷去看看你那繁盛的大唐。”

4
博雅又拜访了阴阳师的宅邸。悠闲地喝下几杯清茶,才开口说,“李太白跑了。”
晴明一副了然的样子,微笑道:“恐怕鬼王大人前两日是来过了京都城吧?”
“是。”博雅点头道,“我在布下的结界里搜寻到了他的气息。他也不过是按惯例来寻酒喝,便没有多管。”
晴明举目向西山,语气仍旧轻轻松松的:“那倒也是个嗜酒如命的主。”
博雅端着茶盏的手一顿,如被冰水浇注一般僵直了身体,他万分惊讶地,“你是说酒吞童子把李太白掳走了?去了大江山?”
晴明颔首不言。良久答道:“也许是李太白把鬼王大人骗走了也说不定呢?”

5
酒吞童子手提着鬼葫芦,在空中疾行。之所以葫芦被委屈巴巴地提在手上,是因为背上赖着个白衣剑客。
李太白倒是惬意得很。他先是花了片刻来适应与夸赞鬼王的实力,而后便环紧两手,将自己挂在这素昧平生的鬼王身上,迷迷糊糊几欲入睡。
半梦半醒间他慨叹:“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好还乡啊……今日所见这般奇景,可惜了未带着佳酿。不然有一番豪饮,也算是个值得回忆的事。”
酒吞童子明知故问:“你很喜欢喝酒?”
“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太白笑道,“也算贴切。”
酒吞童子沉默片刻,道:“好诗。”
“好诗吗?”李太白笑得更开心了,“我也觉得是。”
顿了顿,他接了一句:“你可知道,世人都说饮酒伤身,但于我而言,酒治百病。*”
酒吞童子低笑了一声。

6
长安的夜被笙歌照亮。街巷里满溢出来的光亮扩散进夜风里,欢歌笑语融化于雾气中。
酒吞自然是翻墙进去的——城墙。城门早在人定时分关上了,数百千名铁衣之士持枪守城,个个是骁勇善战的。虽然不交手,但也容易从眼中杀气看出。
这阵仗倒是唬了酒吞一下。仅仅为这座城池的气势。京都自然算是个繁华之地,但也从未用这样优秀的士兵镇守外城——王公贵族担心的只是宫墙是否安全罢了。
他终于有点觉得,李太白对长安的吹嘘或许有三分是真。

7
“那是什么牌子?”酒吞举起酒盏,先凑到唇边闻了闻。他抬抬下把示意李太白腰间那个金光闪闪的“御”字。
他其实早看见了那金牌,不过本以为是个法器。可方才李太白带他抄小道从侧门进了这家酒肆,只把这牌子朝店主人眼前一晃,那店主人便吩咐了酒肉引他们来了这处上座。
“这个?”李太白笑笑,把那金牌解下来丢给酒吞,“是个吃白食用的好东西。”
酒吞一挑眉毛*,拿起那精致的金牌迎着月光细细打量。
这牌子倒做得很是好看。坚韧的楠木上嵌刻着金锻的纹路。字也是纯金的,细看去笔画间竟绘着龙纹。上下玄黑的绶带,串着璎珞,若是挂在战铠之间,肯定更显一番气势。
“怎么说?”酒吞将这金牌还回给对面坐的人,问道。
李太白却摆摆手。
“……朋友送的。*”他说,“原本在他家借住了些许日子,他家下等人却看我不惯。后来无奈搬出来,他便送了这个,说是聊表歉意。拿着它倒的确方便,喝酒住店都不花钱,还能免一次死。不过我见你喜欢,不如顺水推舟送给你罢了,也算我唐突邀见的赔罪。反正等我要死的时候免也免不掉的。”
酒吞童子本就是想要的。他便不客气地拿过来,翻覆又看了几遍,扔进鬼葫芦里。
他终于举起面前酒盏悠悠嘬饮一口。便宛如有悠扬的琵琶曲从喉咙流进四肢百骸。
他不禁赞道:“好酒。”
“看来我找对了人。”李太白又是笑。“在长安滞留久了,慢慢地也和那群喝不得酒的人一样愚钝了。*今日得与鬼王一见,才突然从这困顿在下许久的泥淖之中惊醒。看来明日我也要启程离开此地了。”
“去往何处?”酒吞搭了一句话。虽然他少言,但他听得出李太白在等他的发问。
“群山之巅,星河之上,洪波之间,南冥之底。”李太白举酒对月,朗声高呼,狂放而笃定。“梦见何处,便去往何处。”
“……你或许适合当个妖怪。”酒吞接连喝了几盏,良久淡淡说了一句。
李太白以笑为回应。
酒吞又为自己斟满。盏中涟漪的酒液揉碎了月光。
他又接了一句,倒像是与那一盏月光的对白:“但这六道众生,万物生灵,都不过是这三千世界中的沧海一粟罢了。妖怪也一样。*”
然后将月光一饮而尽。

8
喝酒总是要醉的。
李太白拉着酒吞絮絮叨叨地念着他的某个小粉丝。
说也是个年轻诗人,才情极佳,吟诗作赋是十分擅长的,再简单常见的物事也能写出一股雄浑悲怆的气质,却无半点年轻气盛的骄躁。是万分难得的才子。不过仕途落魄,胸怀又太大,大得江湖盛不下。
“你说他是不是傻?”李太白很认真地问,只是眼瞳失了焦距,像一场浓雾,“明明自己就已经十分优秀了,却还每日跟在我身后,口里念的总是‘白也诗无敌*’一类的话。”
“殷勤得叫人生疑,却又真挚得叫人不敢生疑。”酒吞童子插话。漫不经心地总结道。
李太白怔忪地注视着酒吞。
酒吞不再说话。一盏接一盏地喝酒。
李太白也喝酒。举起酒坛直往口中倒。喝下的比倒出来的要少,素白的衣衫被浸湿,透明的质地悠悠映着淡蓝的月光。
片刻的静谧里,只有蝉鸣愈发聒噪。
掩盖了本就轻得听不见的叹息。

END

=====
#绣口一张,便是大唐风气。
  郭沫若:(李白)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

#“你是唐人?”“自然是。”
李白白大概是中亚碎叶城人(现在可能属于哈萨克斯坦),年幼时跟着父辈辗转到四川江油。但他特别乐意以“唐人”“川人”自居,而且还挺自豪的。哎哎,真可爱。

#长安的月,举杯相邀影成三。
李白《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杜甫《饮中八仙歌》。

#……但对我而言,酒治百病。
吞吞传记一:人们常说『喝酒伤身』,但本大爷却不这么认为。对本大爷来说,『酒治百病』。

#酒吞一挑眉毛。
其实,吞哥,没有,眉毛。

#“朋友送的。”
You know who

#“慢慢地也和那群喝不得酒的人一样愚钝了。”
我白在长安(当官)时没写出什么好作品……个人觉得特别可惜来着。

#六道众生,万物生灵……
茨球传记一。话说茨球你是不是信佛,开口就六道众生三千世界吧啦吧啦,就搞得我很懵。

#白也诗无敌
杜甫《春日忆李白》: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其实是李白去世之后写的。

FOREST

Revo.

When i was baby
in my mothers arm
She used to tell stories
in the forest right behind our farm
She told me that
in the forest there were
beautiful deers with flowers on horns
there were
tiny tiny fairies laughing in nights
there were
there were
there were
silver-made river called moonlight
whose steps always in the dark sky
O baby
said my mom
O you should have a see when you are older
but
but i do not want you to grow

让我死在元白沼里…

上弦之月:

跟风改图,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2017跨年版


1.圈名
泽野

2345.身高生日星座鞋码
165/12.9/射手/36.5

6.以一种饮料评价自己
牛奶吧,我爱喝牛奶。

7.自己是个爱哭的人吗?
是。跟人吵架都哭,看鸡汤文都哭。情绪一激动就哭,笑都能笑哭。
但是没觉得自己是脆弱的人,大概是生理反应吧。只是会疯狂流眼泪但自己都不知道为啥...

8.觉得自己心软吗?
没觉得。

9.自己容易被感动吗?
容易啊。

10.觉得自己脾气大吗?
大吧。

11.最喜欢的一句话
“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实为之,谓之奈何!”

12.有喜欢的人吗?
有。

13.为什么喜欢?
可爱。

14.TA喜欢你吗?
有的死了几百年了,有的是虚拟人物,有的是直的and似乎已经交到男友了。

15.后悔过喜欢他们吗?
有。

16.愿意将余生托付给怎样的人?
和我一样优秀的。
...好吧。
一米五,一百二,长头发,笑起来可爱的。
我养你!!!
(征婚广告啊)

17.喜欢喝什么样的饮料?
牛奶啊。

18.喜欢吃什么甜品?
是甜品就行。

19.喜欢什么样的运动?
没有偏好。

20.喜欢哪本书?
最近啊,《元白诗笺证稿》。

21.喜欢什么样的风景?
两色风景,嘎。

22.喜欢文科还是理科?
理科啊,背诵无能。

23.喜欢过去还是现在?
现在。

24.现在在做什么?
啃麻花儿,麻辣味,巨难吃。

25.最近有什么计划?
搞学习呗,争取考华中师范。

26.点你的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地儿。我是她迷妹。

27.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上厕所...。



游戏规则:

1.不得擅自改题目。

2.艾特五个人。@Minters 抄送给你,lft没有好友就不继续了。抱歉and爱您。

瞎几把乱和乐天琵琶行

泽野

谁人邀得樊南客,弹拨稀声笑锦瑟。乌蓬竹篱凑成船,欲以子规拟管弦。子规绕我久未别,别成铜镜照高月。
江中沉蛟若有声,岸上蒹葭又新发。广寒宫里舞者谁,何故无乐清影迟。愿得与君月中见,捣药酿酒桂下宴。佳人盍不入梦来,怜我夜半尘洗面。婵娟空明不得声,何处寻影诉衷情。扣舷复寻子瞻思,击著还拟公瑾志。抱琴引酒复卧弹,欲与江流诉心事。莫道微之太轻挑,平生沧海怯鱼幺。犹记云梦泽上雨,谁家娘子唱楚语。拨弦试将楚曲弹,遥对山上孤月盘。雁阵断兮寒鸦滑,风彻骨兮拥衾难。纤歌凝兮声未绝,弱水去兮浪不歇。 囷囷流兮水涡生,寒山晚兮钟鸣声。秋水游兮激石迸,枯松舞兮引猿鸣。可叹兮江山如画,可笑兮白玉锦帛。拔剑舞兮纵醉言,鄙少陵兮轻太白!
夜明珠嵌步摇中,鲛人泪衬好仪容。红妆朱唇善才女,浅唱且把风月住。近看原是树影成,船移风动又一部。采芨荷兮慵作服,生蛾眉兮众女妒。一宵竟白骚人头,黑发了然可尽数。船外锦鳞错笺碎,门前沧浪濯足污。徒羡历历晴川年,何妨萋萋瓜州度。流水解意子期死,伯牙自为年岁故。沧海月明笑容稀,长叹邻家小新妇。征人如何不别离,挂泪连夜摇辔去。常羲吹散蓬篱船,魑魅斩断江上寒。老骥伏枥暮年事,今人不识殷比干。
孤云染赤夜将息,但闻鹧鸪重唧唧。谁见江上孤舟人,披散枯槁无人识。二川溶溶入帝京,七星不鉴姑苏城。希声平沙落雁乐,纵起两袖揽风声。苍鬓蓑笠为露湿,青烟慢景凌江生。此生但作池中物,经年不曾停悲鸣。月下纵歌独酌夜,我与月影举酒倾。何故怀古吟闻笛,且醉狂歌与君听。不闻瘦蝉耳中语,但见金乌眼前明。三叠怅然阳关曲,莫笑寂寞扁舟行。
白衣负手面风立,哀猿江流映风急。依稀风里阮郎声,枉负猖狂穷途泣。明朝有愁明朝多,何故今夜襟袂湿。